菲中超越千年的关系

2017-11-28 08:54来源:菲律宾商报
字号:

与流行的看法相反,菲律宾最古老的朋友是中国,而不是美国,因为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超出了菲律宾有记录的历史。中国与尚未被称为“菲律宾群岛”的人民之间的漫长而复杂的关系,可追溯到唐朝(公元618-906年),在我们的考古遗址出土的唐代或唐式陶器就是证明。

于1317年至1319年出版的《文献通考》记载:“又有摩(麻)逸国,太平兴国七年载宝货至广州海岸。”(按照西历推算,是公元982年)。相反,1898年5月1日,美国入侵了我们的历史,当时乔治·杜威(George Dewey)把西班牙舰队击沉在甲美地外海,打响了西美战争的第一枪。人们经常忘记,这个第一枪并不是在华盛顿或马德里附近打响的,而是在地球另一边的马尼拉湾。

我们也忘记了,当美国人在1898年8月13日占领王城内时,他们把打败西班牙殖民政府的亚银那洛及他的部下撇在了外面。美国拒绝承认亚银那洛于1898年6月12日在加威特家中宣告脱离西班牙的独立宣言;它在1898年12月谈判巴黎条约,并于1899年2月批准,以2000万美元从西班牙手中购买了菲律宾和它的人民时,也拒绝承认马洛洛斯政府。

这导致菲美战争爆发。这些都被扫入历史的垃圾桶里了。

历史学家无法确定这些载宝货至广州海岸的“摩逸国商人”是谁,以及他们从现在被称为菲律宾的地方运载了什么宝货到中国。有人主张载宝货至广州的摩逸国商人,是乘坐友好的阿拉伯船只前往中国的,正如史前学先驱拜耳(H. Otley Beyer)所暗示的那样,但一些民族主义者希望我们相信,这些摩逸国商人是自己驾驶船只抵达广州的。因为如果他们只是顺便搭乘阿拉伯人、日本人甚至是中国商船,为何驻扎在广州的海洋贸易官员会接待来自摩逸国的“野蛮人”?

尽管我们必须从现有的文本中作出诸多猜测,但其中一份中国古代文献,有必要列入菲律宾的历史教科书中,它就是1225年由赵汝适撰写的《诸番志》。它形容了与多个国家的贸易,包括麻逸和三屿,根据他记载的地理坐标,这两个地方被认为是菲律宾的一部分。

赵汝适写道:“麻逸国,在渤泥之北。三屿、白蒲延、蒲里噜、里银东、流新、里汉等,皆其属也。”

他还写道:“三屿,乃麻逸之属,曰加麻延、巴姥酉、巴吉弄等。”杰出历史学家格里戈溜·寨迪说,黎刹相信加麻延就是棉兰佬,而美国历史学家詹姆斯·亚历山大·罗伯逊和艾玛·海伦·布莱尔则相信它是岷都洛岛。

从长远来看,无论我们目前遭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这些似乎都只是一段延续了1000年的关系的噪音。

(商报记者斐仁译自菲询问者日报Ambeth R. Ocampo专栏)

责编:秦雅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