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上调房贷利率 澳洲楼市警报已拉响?

2018-06-27 08:44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字号:

ACB News 《澳华财经在线》6月27日讯   本周一,昆士兰银行(ASX:BOQ)宣布,由于自从2月以来银行融资成本“大幅”增加,将上调抵押房贷利率。自住房贷款的浮动利率上浮0.09个百分点,投资房贷浮动利率上浮0.15个百分点。昆士兰银行是ASX 200的成分股之一,市值41亿澳元。

昆士兰州银行代理执行官安东尼·罗斯说,自2月份以来,银行资金成本大幅上涨,主要是由于BBSW的30日和90日利率上涨以及定期存款的竞争。虽然银行在一段时间内吸收了这些成本,上浮房贷利率将有助于抵消融资成本上升的影响。

BBSW,即银行票据掉期利率,是用作澳元衍生品和证券定价基准的短期利率。根据澳大利亚央行的数据,约20%的银行资金来自短期资金。由于海外中央银行特别是美联储加息,以及随着世界经济持续改善,对资金的竞争加剧,银行的融资成本增加了大约35个基点。

不仅是昆士兰银行,近期Greater Bank和Homestar Finance等中小的贷款机构也将利率提高了10个基点。上周,ASX上市公司AusWide将利率上调了13个基点。

最近加息的其他贷款机构还包括由行业基金拥有的ME Bank和全澳第五大银行Suncorp。

专家们现在警告,四大银行可能会加入下一波加息潮。

四大银行还能“扛”多久?

事实上这轮上调房贷利率并没有让市场观察人士感到意外,他们近期一再指出如果短期银行融资成本上涨的压力持续,更多的银行就会采取上调利率的行动。

“很多借款人和银行原先认为(较高的融资成本)是暂时的,但事实证明这不是暂时的,因此一些银行已经开始转嫁成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说。

不过他认为,四大银行的情况稍好一些,因为它们从银行存款中获得的资金比例更高,压力相对较小。但是,皇家委员会暴露了它们的重大道德问题,尽管银行极力避免负面的公众形象,它们可能更倾向于维持股东回报。融资成本的上升将减少四大银行利润率,即使不如中小贷款机构受的影响大,但仍会影响它们的利润。融资成本升高持续的时间越长,大银行上调房贷利率的风险越大。

并且,Oliver指出,四大银行在改变房贷利率时通常都是“集体行动”。

商业银行上调房贷利率的风险今年多次被强调过。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分析师上个月说:“商业银行的周期性加息存在重大风险”,“如果澳央行不降息,我们可以看到大银行的周期性加息。而即使澳央行降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对房贷利率客户的影响有限”。

然而,澳央行委员会在6月会议记录中写道,“银行的融资成本略高,对抵押贷款利率影响不大”。

根据Canstar的数据,目前自住房还本付息贷款的平均浮动利率为4.44%,投资房平均浮动利率为4.9%。

债务压顶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的负责人Martin North表示,当前利率上调以及更严格的贷款申请审查,导致贷款机构拒绝了40%的贷款申请。

财务顾问们反映,债务压力正在扩散到传统的中产阶级收入群体中,特别是那些在市场高峰期购买房产的人。

消费者行为法律中心的发言人Jonathan Brown警告说,“发薪日贷款”的使用有所增加,这些贷款提供少量的贷款,利率很高,规定当借款人收到下一笔工资时偿还贷款。许多家庭在按揭房贷、个人贷款和十多张信用卡之中苦撑。

基督教慈善组织救世军在全国各地设有100多个债务咨询中心,该组织一位负责人Tony Devlin表示,由于需求太大,咨询申请人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许多家庭的经济支柱失去工作,换工作或应付意外开支时,承受着巨大压力。

RateCity的监测分析显示,背负100万澳元、期限为30年的房贷借款人,从只还息贷款转为还本付息贷款时(通常只还息期限为5年),每年要多付18,000澳元,相当于每月还款额增加约1500澳元。

根据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的数据,在房地产繁荣时期,在大多数房贷借款人都选择了只还息贷款,作为进入市场的较低成本方式。今年3月份,只还息房贷的新增房贷占比骤降至15%。

前澳央行董事会成员Warwick McKibbin最近敦促央行加息至少25个基点,以便为全球利率上升的环境做好准备。

RBA澳央行利率变动之惑

尽管楼市普遍走软已成为不争之实,但澳洲经济基本面转好的趋势也日渐清晰。

6月5号澳央行(RBA)会议决定维持1.5%的基准利率不变。这是澳央行连续第20次会议将利率维持在1.5%的历史低点。 RBA澳央行在本月初的决议中称,2018年和2019年GDP增长预测有望略高于3%。目前商业环境积极,非矿业投资增加,政府主导的对公共基础设施投资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持,预计出口增长也将保持强劲。

就业方面,过去一年里增长强劲,尽管近几个月来增长放缓。就业的强劲增长伴随着劳动力参与率的显着提高,尤其是妇女和年长者。失业率几乎没有变化,依旧维持在5.5%左右,央行官员预测失业率将进一步下降。 然而上述向好因素,并未能够成为RBA做出加息决定的动力。

令RBA颇为尬尴的另外一个现实则是——澳民众收入增长缓慢的困境依然未有改变,RBA澳央行认为,家庭消费前景不确定,家庭收入增长缓慢,家庭负债务水平依然高企。

央行同时认为,收入增长缓慢的形势下,低通货膨胀率可能进一步延续,进而给零售业带来更多竞争。然而,随着经济的增长,预计通胀会逐步回升,2018年CPI通胀略高于2%。

眼下的环境,加息与否,在决策层面对于RBA而言无疑是一个挑战,毕竟,众多基本面因素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展示的信息庞大但并不一致。

CPI及澳居民薪酬收入增长,无疑是接下来的一个重要看点。

澳大利亚最大的财富及基金管理机构之一——QIC昆士兰投资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的观点则是,澳居民收入增长将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既有包括新技术、人工智能等技术进步因素,同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在国内劳动力市场的差异,以及国际贸易结构的变化会对各自的综合竞争力带来微妙的影响等,也需要综合考虑,现实生活中,劳动力的短缺并非成为决定薪酬增长的惟一因素。

该机构同时认为,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关税战的升级有可能削弱甚至破坏澳大利亚央行下一步加息的动机,尽管目前美中两国贸易关税争执尚不足以对澳大利亚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该机构同时认为,若美国与中国以及欧盟国家的贸易争端升级,美国出口遭到平均约10%关税征收的报复,可能导致美国经济衰退,进而引发中国和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大幅放缓。这种情况下,不排除RBA澳大利亚央行可能不得不降低利率的可能,尽管此举会使得房价和高企的家庭债务负担更令人担忧。

参考资料:澳洲金融时报  QIC昆士兰投资公司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

责编:秦雅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