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帅的新莱特乳业 站在了怎样的十字路口?

2018-06-27 13:34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字号:

ACB News 《澳华财经在线》6月27日讯   去年11月,新莱特乳业(Synlait Milk,ASX: SM1)联合创始人兼CEO John Penno宣布将退任。Penno已担任新莱特CEO十二年。在他的领导下,新莱特从一家初创公司发展成为市值18亿澳元的上市公司,与乳业巨头a2缔结了长期合作关系。自2013年7月上市以来股价已翻了接近三倍。

对于离开新莱特的原因,Penno这样说:“期待着重新回到我的创业之路,并将寻找机会加入初创公司和年轻公司,我的妻子Maury和我想要继续做出贡献的公司。”

到昨日止,“谁将接替Penno领导新莱特”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前恒天然集团品牌总经理Leon Clement自8月中旬起被任命为新莱特乳业的新任CEO。8月份以后,Penno会继续在公司担任管理职位,但他也表示有可能重新寻找创业机会。

Penno去意已决时,新莱特就开始在全球招聘新CEO,最终选择了Clement,原因是他在乳品行业及国际业务工作的经验。Clement自2002年起一直在恒天然工作。2012年11月至2015年7月任恒天然斯里兰卡公司总经理,之后担任过6个月的斯里兰卡和印度的总经理。2016年2月领导新西兰品牌运营业务。恒天然上个月确认Clement辞职的消息。

双重挑战:成本与业务结构

昨日换帅的公告发布后,新莱特股价微跌,反映出市场冷对了这一消息。或许相比于换帅,市场更偏于关注关于公司的另一些信息。

本月早些时候,新莱特更新了其对2017/2018收奶季的牛奶基础价格预测,从6.50澳元每公斤乳固体(kgMS)提高到6.65澳元/kgMS,预测的牛奶收购总价也相应提升到6.78澳元/kgMS;同时还认为2018-19财年收奶季价格会继续走高至7.00澳元/kgMS。这可能导致新莱特和a2等乳制品生产商的投入成本增加。

当然,没人能否认新莱特的增长能力。今年3月,新莱特公布了截至2018年1月31日的2018上半年财务数据,税后净利润创下了4070万澳元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84%,这样的利润增速,几乎是a2的两倍。另外截至1月底,公司净负债为4970万澳元,较2017年同期的1.47亿澳元大幅下降,资产负债表也得到极大改善。

当时John Penno称,增长的3010万澳元利润主要来自于高利润产品生产和销售额提升,以及早期销售的配方产品销量及利润率的改善。罐装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增长曲线与大众消费品基本保持一致,较去年同期增长了三倍左右,去年下半年也较上半年增长了36%。

但在澳新的乳品加工业中,新莱特仍属于“小玩家”,无法与恒天然这样的巨头相匹敌。

新莱特的业务有一大特点,即订单较为集中,仅前三大客户就为新莱特贡献68%的营收。该公司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中国市场提供a2产品。这样“大户为主”的业务结构也是一把双刃剑。

今年2月,a2与世界上最大的乳品生产商恒天然签署了供应协议。根据协议,恒天然集团将对a2提供不含A1蛋白的牛奶,并在新西兰市场上销售a2公司的新鲜牛奶,帮助a2进入恒天然已立足的市场,打开国际市场。此外,两家企业将共同开发A2品牌的黄油、芝士、采用中国奶源制成的液态奶,以及投资混合灌装工厂。

新莱特2018上半财年的高增长的原因之一,正是在于与a2的关系。a2与恒天然的协议公布后,a2股价大涨,而新莱特股价大跌。不过在后来,因中国对牛奶的婴儿配方奶粉需求增长以及公司对未来增长的乐观预期新莱特股价又逐步回升。

另外,即便a2与恒天然建立了新的合作,新莱特仍有一个特别的相对优势。去年,新莱特几乎拼在第一时间拿到了中国“奶粉新政”入场券,于2017年9月成功获得CFDA批准,使得由新莱特生产的a2 Platinum™白金™婴幼儿配方奶粉三个阶段的产品可以在中国销售。

未来,手握中国入场券的新莱特与a2的合作仍可看好。新任CEO曾在恒天然任职多年,也有望为新莱特带来实施未来战略计划相关的能力和经验。

推进新战略

新莱特仍未放慢扩张的步伐。近期公司还与中国的新希望和光明乳业公司重新谈判了供应合同,五年内销量将增长四倍。它还将投入1.25亿澳元收购Dunsandel一家先进液体乳制品包装厂,并斥资2.6亿新元购买Pokeno的新奶粉生产设施,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需求。

从2014-16年三年平均资产回报率看,新莱特仍有提升的空间。

TDB咨询公司总监Phil Barry认为,在乳业公司的商业战略中,事实证明追求“价值链上移”并不一定确保成功。高附加值战略需要进行风险较高的大量投资。相比之下,有些成为低风险产品加工商的战略也证明是成功的,新西兰乳粉供应商OCD在过去三年平均资产回报率接近14%,OCD的商业模式是基于降低运营成本,并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为奶农提供回报。相比之下,新西兰的威士兰乳业一直致力于实施“价值链上移”的战略,但在上述四家公司的资产回报率最低,平均资产回报率只有0.3%。

不过Barry指出,在过去三年新莱特的战略执行更加成功,它在重大资本开支决策之前就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对乳品加工商的审研究表明,各种组织形式和商业策略都可以成功。常见的因素是关注客户,降低成本并确保与奶农的良好关系。”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


责编:秦雅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