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信报》专访中年华人移民

2018-07-05 07:44来源:新西兰信报
字号: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很多人在五十岁的时候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不想动了。但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惑。”赵军笑说,

人生有一百种可能性。对赵军来说,选择在接近半百的年纪移民新西兰,从头开始过上另外一种人生,这又未尝不可呢?

当Uber司机的苦与甜

如果只能用一种标签来定义赵军目前的状态,他很乐意被称为——“Uber司机”。

作为共享出行的“鼻祖”,Uber已经在全球大大小小的几百个城市中提供了服务,新西兰Uber从2014年底开始进入运营阶段,目前在奥克兰、惠灵顿和基督城等城市都可以使用Uber的服务,比出租车要便宜许多。

赵军是Uber(优步)进入基督城的第一批司机,他投身这一行业已经两年多了。

对于普通打工族、尤其是新移民来说,当Uber司机的收入貌似还不错。但获得这笔“可观”收入的背后,是每周超长待机的工作时间,以及经常日夜颠倒的生活。

“(这份工作)比较辛苦”,赵军坦言。“星期一到星期三比较淡,基本上星期一是休息的。星期五和星期六生意比较好,还有圣诞节、橄榄球比赛的时候,都是要做通宵的。”

赵军说,新西兰交通局(NZTA)规定司机每天工作不能超过12小时,如果从早上8点开始接单的话,晚上8点前就一定得下班。但是,其实这段时间的客流量屈指可数,只有白天人们上班的时间能载上几单。在这种情况下,赵军只好重新做出了调整,把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安排在晚上。他说,“晚上6点半到8点半基本上一个客人都没有,但只要能坚持到12点的话,收入还是不错的。”

“做我们这一行,不能斤斤计较。”赵军说。晚上载女孩回家进driveway(私人车道)的时候,赵军会贴心地打开车灯,看到乘客安全进了家门后再开车离开;他还会在车上随时准备瓶装水,免费提供给有需要的乘客饮用。

额外的付出没能让赵军增加收入,但他却收获了乘客的肯定。赵军拿出手机开心地展示,他被Uber评为基督城前50名最优秀的司机,获得逾1100次的五星好评。

工作中看人生百态

有一部分人开始想要做Uber司机,因为听说这个工作“有钱”、“时间灵活”,这些也是赵军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但他认为,当Uber司机最好玩的部分,就是透过这个窗口看到很多人生百态,快速地了解新西兰的文化。

在当Uber司机之前,赵军开的是旅游大巴,接待的基本是中国游客。赵军说,“我英语不好,改开Uber可以跟不同的人聊天,跟他们说说来新西兰的生活。”

“有一次,我去接一名在餐厅工作到很晚的印度人。聊天过程中,我得知他在这里生活也特别的不容易。他拿着工作签证在这里当厨师,一个人养活八口人。”同样是作为新移民的身份,让赵军跟这名印度乘客特别投契,两个人一路上聊得特别开心。“路上他问能不能先送他到超市买点东西,我说当然可以。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有一个孩子,从超市出来后,他把买的两包饼干和两瓶饮料送给了我。”赵军说。

在深夜里,忙碌地开车奔走于赌场、酒吧等地方接载客人,难免会碰上这样或那样的人和事。赵军从中发现,其实很多新西兰人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他曾经碰到过每天需要接送孩子却付不起打车费的单亲妈妈,也遇过和中国女孩结婚后却得不到妻子认同的kiwi小伙。

近年来,Uber这种共享出行的新模式给人带来便利的同时,关于其安全性的报道也经常成为新闻热点。赵军也接载过来自各行各业的人群,但在他看来,新西兰人还是比较朴实、平和。

“虽然新闻经常有说北岛、像奥克兰很乱,但我个人开了Uber两年多了,也遇到过很多酒鬼,99%的酒鬼都是守规矩的。”赵军说。

其中让赵军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名喝得醉醺醺的“失意者”。“这名乘客和他的妻子上车之后,说了一个要去的地方。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可能很熟悉,但是我并不知道。然后这名乘客就开始骂一些很难听的话,说你们中国人怎么怎么样,开车的连这些地方都不知道。后来,他的妻子一直向我道歉。”说起这件事情,赵军仍然记忆犹新。“我知道他喝醉了,也没有跟他计较。”

打破天命,从头开始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人生走过一半,很多人已到功成名就、尘埃落定的时候了,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再改写自己的人生。而对于赵军来说,却是另外一种生活的开始。

“我父母是1999年跟妹妹移民来这边的,他们在这里已经差不多待了20年了。2011年的时候,我父母觉得他们年纪大了,提出要求说要不他们回国,要不我来新西兰。”赵军说。

由于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加上自己也想改变一成不变的生活,赵军在2011年来到新西兰。那一年,他48岁。

赵军在陕西咸阳出生,曾经在成都和上海工作,出国之前他在成都的一家物流公司当副总。来到新西兰之后,首先遇到的冲击是文化不同、语言不通,还得重新重新建立自己的朋友体系。

赵军形容,这是“浴火重生”。

很多人对国外的生活都是以讹传讹,适不适应其实并不知道。跟其他新移民一样,初来乍到的赵军感受到了巨大的生活反差。“尤其在国内活得非常好的人,落差感就更大。”赵军说。

来到新西兰之后,赵军的第一份工作是做清洁,晚上9点后才开始工作,直到半夜1点才结束。

赵军说,在国内的时候自己都是雇钟点工来家里做清洁的,然而出国后却不得不把清洁作为谋生工具,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一下子无法接受。直到差不多1个多月后,赵军才慢慢适应过来。

“我开玩笑说,自己20年没做过体力活了,但来这边什么都得自己做,包括开餐厅的老板也是要自己动手动脚做的。”赵军说。

只要努力,就有收获

在做清洁的同时,赵军又尝试了清理花园、送报纸等不同的工作。

赵军说,新西兰好在保证了最低工资,只要不嫌工资少,总会得到想要的。“只要努力去做,就会有收获。很多kiwi说工作20年都买不起房子,但是你们新移民来了五六年就买了房子,甚至还有两套房子的。”赵军这时就会回对方说,“因为我们同时做两三份工作啊!”

对于英语不太好的中年移民来说,在新西兰可以选择的工作其实非常少、范围也非常窄,普遍来说都只能从事体力型工作。一直到进入旅游行业以后,赵军才觉得找到一份自己喜欢又能带来收益的工作。

“以前无论是清洁还是做花园,都是体力活,慢慢觉得自己体力稍有不支。”但在赵军看来,开旅游大巴是一份能真正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工作。

赵军说,当了三年多的导游,有些地方每个星期都要去一次,但每次旅程都是重新认识的过程,每次自己都要有新鲜感。“很多客人希望从自己身上得到的不只是新西兰的风景,而是新西兰的人文、生活。我更愿意跟客人聊这些东西,让他们有不一样的体验。”赵军说。

这种乐于分享的性格、以及与客人之间良性的互动,使得赵军与许多客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有时候碰到天气不好、第二天休息的时候,一瓶红酒,一点小菜,就可以和客人聊个通宵达旦。每次出团,都要开心才行。”赵军说。

赵军认为,工作中除了自己要开心,还要让别人感到开心才行,现在做Uber司机也一样。他说,“像有些客人失恋了,跟他们聊一聊就好了。假如工作不能给人带来开心的话,就没有意思了。”

成就别人,造就自己

“成就别人,也是造就自己。”在采访赵军的时候,他最经常提到的就是这一句话。

赵军的儿子今年11岁,在念小学六年级。“我刚来新西兰的时候他还没上学,我等于陪儿子念完了小学,也是跟他共同成长这五年。”赵军说。

赵军说,儿子对中国并没有太多了解,今年7月份打算带他回国去感受下国内的生活。他说,儿子现在已经列了很多要做的事情,包括坐地铁、动车、参观城隍庙等。“这次还会带他去日本、台湾、上海,让他感受下这几个地方的不同。”

谈到带孩子,赵军也有着跟其他父母不一样的感受。他说道,“很多人觉得带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收获的比付出的还多,表面是付出了很多金钱,但是收获了欣慰,内心的安宁。”

“陪孩子走过这一段,等他高中毕业了,以后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我希望能陪他这段时间,给他一种引导和情感的需求,不能让他有家庭的缺憾。”赵军说。

赵军用最近很流行的一首歌来形容自己和儿子的关系:“我们不一样。”

趋于平和

虽然移民来新西兰的时间不算长,但赵军很擅长发现和讲述别人的故事,他说这是工作所带给自己的文化冲击。“因为在这边做的比较偏向于机械性的工作,会有比较多时间思考。”

在赵军看来,出租车司机很多,Uber司机很多,但是跟别人交流的可能不是太多。如果什么都不了解的话就只是司机,没办法跟别人交流。

对于现在自己的工作和状态,赵军觉得很满意。“我得到快乐,你得到方便。”赵军说自己喜欢这样提供服务,也享受为人提供服务的生活。

赵军说,“我觉得焦虑是移民常见的一种状态,主要是目标设定太高,现在焦虑的状态在我身上是比较少的。”

在中年选择移民后,赵军现在所追求的,只有趋向于平和的生活。

(作者:新西兰信报 文/莫慧莉 封面及配图摄影/陈建怀)